? 秋的歌者 - 麻花谷 亚博体育官网安全,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,亚博88体育投注

秋的歌者

来源:www.mahuagu.com 时间:2019-08-31 作者:乐川 人气:

  编辑荐:爷爷每天上坡回到家里,总是先去喂他的这些宝贝,静静地听一会儿它们的歌唱,劳累了的筋骨顿时放松下来。

  随着“凉了、“凉了”蝉叫声的远去,秋天来了。这时走进田野,“吱、吱”的叫声,从草丛里,灌木丛里,庄稼地里响了起来。这叫声先是一声引起,然后几声附和,并迅速的向周边扩大,最后满山遍野,声一片,时急时缓,此起彼落,形成了独具秋味的大合唱。

  这些者,只闻其声,难见其面。它们隐藏在乱草、树叶、庄稼棵上,迎着阳光,瞪着两只圆圆的眼睛,头上抖动着两根长长的须子,撅起腰身,鼓动薄薄的翼翅,发出那鸣叫之音。这就是蝈蝈,我们当地叫它叫。诗经里的“草虫”说的就是这叫了。它就像夏天的蝉,白天叫,晚上也叫,卖力地为秋歌唱。如果要推选秋的歌者,这叫是当之无愧了。

  老家的北岭上,每年都种满了大豆,这是叫最喜欢聚居栖息的宝地。当阳光穿透了密密匝匝的豆叶,藏在豆地里数不清的叫,便欢叫起来,整个北岭都淹没在它们这高亢的大合唱里。村里的老农们,包括我爷爷,最喜欢到这北岭上听叫歌唱。吃过早饭,爷爷把家里的几只羊赶到北岭上,让它们在沟坡上自由的吃草,自己便躺倒到豆地边上的草丛里,眯起眼睛,听叫们的吱。星期天,我缠着爷爷带我去北岭。到了后,爷爷带我蹑手蹑脚的走近豆地,轻轻地对我说:“你好好听听叫们叫什么。”我听了半天,也没听出个道道来,充盈于耳的只是一片吱声。爷爷说“你再听,它们是在唱“熟了、熟了,收了、收了”的丰收曲呢。我再静听,果然是这样。怪不得爷爷和村里的老汉们,蹲在豆地头上,点上卷烟,望着狼尾巴似的谷穗,牛角似的玉米棒子,一嘟噜、一嘟噜金黄色的豆荚,迷失在了叫的歌声里。

  爷爷是村里有名的叫迷,他用高粱秸的席米子,编成了三角、元宝、八角等形状的笼子,把叫捉回来养在里面,挂在墙上,让这个农家小院充满了秋声,漾出了叫们的小合唱。爷爷每天上坡回到家里,总是先去喂他的这些宝贝,静静地听一会儿它们的歌唱,劳累了的筋骨顿时放松下来。大豆开始收获了,这时忙坏了爷爷。他一边割豆子,一边寻找叫,把雄壮能叫的公叫装进早就准备好的笼子里,除留下五、六只自己养着外,其余的都送给了左邻右舍、亲朋好友。

  下了霜的叫,叫不了几天了。霜降不久,田野里的叫销声匿迹了。而我家的院子里,爷爷养的叫,挂在北屋的墙上,依然活蹦乱跳,吱、吱的叫着。爷爷抿着小酒,听着叫的欢唱,依然陶醉在丰收的秋天里。